3D打印,制造業的強力沖擊波

 
    3D打印通常是選用數字技術材料打印機來完成的。常在模具制作、工業設計等范疇被用于制作模型,后逐漸用于一些商品的直接制作,現已有運用這種技術打印而成的零部件。3D打印(3DP)即快速成型技術的一種,它是一種以數字模型文件為基礎,運用粉末狀金屬或塑料等可粘合材料,經過逐層打印的方法來構造物體的技術。

    這場景在10年之前,肯定會被認為是科幻電影,但十年來,3D打印卻制作出了許多的成品,讓人瞠目結舌,比方3D打印出來的汽車現已面世,不過應當沒有上路;3D打印出來的比基尼,現已變成海灘一道亮麗的風景線,而經過人體基因數據,創造而成的肝臟組織,也在為醫學研究持續做出貢獻,比3D打印出來的制品更讓人振奮的是,這個行業無窮的潛力,簡略來說,國際上現存的物體幾乎悉數能夠抽離出相關參數,然后輸入電腦,變成打印模板。

    將來3D打印的將會走出兩個分支,一個分支是它能夠協助人類打印那些自己不想制作的東西,比方手機外殼的研磨生產線,去毛刺線,有了3D打印以后,可依照固有的參數進行增材制作,精度就更不成問題了。

    另一個分支則是人類制作不了的,比方器官打印,現有的醫學科技,要想造一個精細的器官結構,難度實在太大,但3D打印若能讀取人類基因信息,制作一個器官組織將變得十分簡單,就好像蒸一鍋饅頭那樣簡單。

    如前文所述,任何的打印都需求以材料做基礎,他們需求粉末狀或許液態的,并且經過從頭組合以后,照舊要保持原有的性能,總得來說,3D打印制作一個屋子、凳子都十分簡單,打印一把手槍看上去也不艱難,由于他們的材料構成單一,只需求分層制作即可,但是要打印一塊電路板就比較難了,這是一種多材料的組合,打印程式要能分辨出不一樣的材料以及其所在的位置,更何況,找到一種“可打印”材料老是一件十分傷腦筋的事兒,就更不要奢求他們乖乖地從頭排列組合了。

    事實上,材料科技的研究發展程度決定了3D打印的普及速度,但這個理應是一個能夠不斷被霸占的范疇,這也就意味著,3D打印大批量應用于制作業會是不可逆的大趨勢,同時,也意味著國際制作的格式將會有嚴重改變。

    如前文所述,制作業的規劃上升到國家戰略層面,因為這個行業影響實在太大,其間,最根深柢固的影響是行業給人的印象,比方德國制作業,培育出了一大批的制作業死忠,他們在經濟最疲軟的時分,依然能據守制作業,而不是去買股票或投身房地產。

    所以,德國能首先發起工業4.0;美國則是以硅谷為基地,以全國為半徑,把科技天才們逐漸輸送至全國的制作業,他們更重視制作系統層面的改進,制作技術、東西的開發,以及制作品牌的大批量的培育,所以,美國統治了制作業,全國際17%的制作訂單都來自美國,他們是全國際的客戶;日本則重視對人缺點的糾正和重視,他們樹立強大的質量系統,發起精細化辦理、質量零缺點認識,終在國際制作的格式中找到一席之地;瑞士制作也是一股清流,他們的學徒制,讓這個國家的人從不崇拜高學歷,在瑞士,把技術打磨好,制作出好的商品,相同能取得高收入,遭到社會的尊敬…

    而遇到3D打印這么的技術革命時,我們真不該再袖手旁觀,謹記科學是第一生產力。尤其面對這樣一種全新的生產方式時,我們選擇的態度應該是重視,這樣多年后我們才會利用這一技術在國際上占有一席之地。

 

相關文章介紹:3D打印終究會是造福人類的技術


上一頁    沒有了